川航迫降

2018年5月14日川航迫降,2018年5月14日川航迫降,2018年5月14日川航迫降

全国服务咨询热线
00-00000000


企业信息

所在地区:上海

会员级别:企业会员1

身份认证:

已  缴 纳:0.00 元保证金

我的勋章: [诚信档案]

在线客服:

企业名片

川航迫降

【温馨提示】来电请说明在99信息网看到我们的,谢谢
更多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更多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
更多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川航迫降
  • 电话:00-00000000
更多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供应产品 > 川航的迫降有多牛,你知道吗?这简直是奇迹!
供应产品
川航的迫降有多牛,你知道吗?这简直是奇迹!
发布时间:2019-10-2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 据中国民航局西南地区管理局官方通报,2018年5月14日,四川航空公司3U8633航班执行重庆-拉萨航班任务,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,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,机组实施紧急下降。
▲川航备降客机内部画面
 
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,机组正确处置,飞机于07: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,所有乘客平安落地,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。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,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。川航已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,相关后续保障有序开展。
民航西南局、四川监管局已于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调查处置。
 
之前,四川航空也通过官方微博@四川航空 通报,5月14日,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,航班已于7时42分安全落地。旅客在工作人员引领下转至候机楼休息,并改签至3U8695成都至拉萨航班。目前,该航班已于12时09分起飞。有29名感觉不适旅客在川航工作人员陪同下前往医院检查就诊。经初步检查,目前,一人因腰伤收治入院,一人皮肤擦伤。其余人员经检查未见明显异常。
 
 
有航空界专业人士就指出这次事故处置实属不易,充分体现了航班驾驶员的高超技术和专业素养。
本次航班型号是空客A319,具备高海拔飞行能力,被称作“高原雄鹰”。本次航班计划从重庆飞往拉萨,飞行途中,驾驶舱一扇挡风玻璃意外掉落,迎面吹来的大风将控制台吹的七零八落,很多设备都已经失灵,更不用提人被吹着的感受了。当时飞行高度约为9000米,驾驶舱处于高空低温失压的状态,气温低至-50度,就是在这种常人都无法生存的环境下,两位机长穿着短袖,在这种极端环境下仍然保持清醒,保持安全飞行高度,并向机场发出7700紧急代码,最后平安降落在成都机场,没有任何乘客受伤。这是一次迫降奇迹,航空史上仅有英航5390号航班发生过这样的事故,并改变了世界航空史。
 
 
据了解,该航班当班机长为军转民飞行员,曾在空军二航院担任教官,心理素质非常好,无线电录音中听上去比较淡定,处理过程镇定果断,飞机最后平安降落。当班机组在着陆后被送往医院进行体检。
 
 
关于乘客及机组成员的身体状况,四川航空已通过官方微博@四川航空 通报,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。目前3U8633航班机长身体状况一切正常,正在休息。副驾驶皮肤擦伤。一名乘务员腰部受伤,正接受治疗。其余27名就诊旅客未见明显异常。川航已安排专人全程陪护旅客就诊。
 
3U8633航班飞行员临危不乱,冷静处置险情的事迹也引发了网友的热议。
 
 
 
 
此次川航的紧急迫降,
再一次体现了航空机组人员
临危不乱、果断正确的处理方式!
让乘客安全着陆的事实,
已经足以说明了这一切。
感谢当班机组的沉着应对!
为国企的英雄点赞!
成都商报独家专访川航备降机长!副驾身体飞出一半 设备失灵全靠手动
来源:成都商报原创 ;成都商报记者 马天帅 陈柳行 编辑 魏孔明
作为一名飞行员,刘传健想到过各种突发事故,但却没有想到会遇到《空中浩劫》里英航5390航班几乎一模一样的情况。
 
专注于还原航空灾难的纪录片节目《空中浩劫》里面记录了英航5390号的故事:1990年6月10日,该航班在飞行过程中,在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碎,机长被吸出机外的情况下,副机长驾机成功回到地面,创造了一个航空史上的奇迹。
刘传健是一名老机长,他看过包括《空中浩劫》在内的多部航空题材的电影或纪录片。作为业内人士,他常常从这些世界级航空事故中进行专业研析。
据中国民航局西南地区管理局官方通报,2018年5月14日,3U8633航班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,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,机组实施紧急下降。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,机组正确处置,飞机于07: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,所有乘客平安落地,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。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,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。川航已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,相关后续保障有序开展。
从一些自媒体上流传的图片显示,在万米高中,3U8633航班,驾驶舱右侧前风挡掉落,瞬间失压一度将副驾驶吸出机外,所幸他系了安全带,在驾驶舱失压,气温迅速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、仪器多数失灵的情况下,机长刘传健凭着过硬的飞行技术和良好的心理素质,让飞机平安着落。
这几乎是英航5390号的翻版。
5月14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机长刘传健,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记者:刘机长好,你现在身体好吗?
刘:身体没有感到明显不适,接下来公司还会组织进行一次全面的体检。
记者:我刚才采访一些业内人士 ,他们说这次备降非常难?
刘:非常难的一件事,不是一般的难。难度体现在飞行途中的座舱盖掉落、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的情况下,会对驾驶员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。风挡玻璃掉落后,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,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。温度骤降到零下20~30度左右(监测显示,当时飞机飞行高度为32000英尺,气温应该为零下40度左右),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。
在驾驶舱中,仪表盘被掀开,噪音极大,你什么都听不见。大多数无线电失灵,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。
记者:近万米高空,氧气也非常稀薄吧?
刘:跟客舱一样,驾驶舱失压后,会自动脱落氧气面罩,缺氧问题不大。驾驶舱和客舱是密封隔绝的,因此失压、降温没有对乘客造成影响。
 
记者:我注意到航班起飞时间是在6点25分,事发时间和位置是什么时候?
刘:应该是7点过,我没注意到准确的时间,离成都的距离大约在100公里至150公里左右。
记者:事发时有什么征兆么?
刘:没有任何征兆,风挡玻璃突然爆裂,“哄”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。我往旁边看时,副驾(身体)已经飞出去一半,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。还好,他系了安全带。
驾驶舱物品全都飞起来了,许多设备出现故障,噪音非常大,无法听到无线电。整个飞机震动非常大,无法看清仪表,操作困难。
记者:是怎样的困难法?
刘:瞬间失压和低温让人非常难受,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困难。你要知道,当时飞机的速度是八九百公里(每小时),又在那么高的高度。我给你打个比喻:如果你在零下四五度的哈尔滨大街上,开车以200公里的时速狂奔,你把手伸出窗外,你能做什么?
记者:确实非常困难。我听说发出了7700的指令?
刘:是我发的,在下降时候发的,发生了故障马上就要发这个,相当于是表示“现在我需要帮助”,管制台会看到它,知道大概的情况,发生了一个怎么样的问题,键盘输入数字。
记者: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,仪表盘损坏,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,如何确定方向、航向,返航机场的位置等等?
刘:是的,完全是全人工操作, 目视靠自己来判断,民航很多是自动设备,其他自动设备都不能提供帮助。这条航线我飞了100次,应该说各方面都比较熟悉。
记者:返航过程中,有没有关注自身的身体状况?
刘:当时只想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作下去,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。
为避免整个机组进一步受到伤害,要先减速迫降,而在紧急高度下降,噪音极大,自动设备不能提供帮助。完全凭手动和目视,靠毅力掌握方向杆,完成返航迫降。
我当时的身体应该是发出了非常大的抖动。
记者:从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,事故发生后,紧急下降分了两个阶段:一是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,二次是从24000英尺高度下降到着陆。这是出于什么考虑?
刘:因为当时(飞机)的速度非常大,噪音也很大,必须要进行减速。直接下降的话,会造成飞和机上人员的伤害。
 
记者:从发生事故到降落花了多少时间?
刘:大概20多分钟。
记者:今天早上的天气情况怎样?对这次紧急迫降是否有影响?
刘:天气帮了很大的忙。今天早上几乎无云,能见度非常好,如果是伴随降雨或者天气状况不好的话,后果无法预料。
记者:业内人士说你们学习飞行时会有一个模拟噪音、低温等过程?
刘:在初级教练机阶段,会有一个极端情况模拟训练。但高度和速度都不可能像这次这么快。
记者:网上有传言着陆后飞机爆了胎?
刘:没有的事。因为飞机超重,并且反推设备不能工作,因此比正常滑行距离要长,轮胎摩擦更久,导致温度过高,然后轮胎自动瘪气——这是一个保护,不是爆胎。
记者:能说说你的经历么?
刘: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。2006年转业后一直在川航工作。
记者:网民说你的这次经历跟《萨利机长》比较像?
刘:《萨利机长》我看过,其实这次跟英航的那次更像。
记者:就是《空中浩劫》里提到的英航5390航班?像你们是不是特别关注那些关于航空题材的电影或纪录片?
刘:对。我们平时会关注特殊的飞行事故,会刻意关注从职业的角度,考虑事故发生原因,自己应该怎么去操作,做一些特殊准备。
记者:有没有想过有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?
刘:平时有一些经验,从刚毕业到现在自己已经飞了几十年了,这方面还是做了一些特别的准备,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,飞行员这个职业就是与非正常情况打交道,正常的情况大家都没问题。
 
 
 
业内评价:此次返航备降非常不容易
堪称“世界级”
14日下午,记者采访到飞行界一名资深人士张先生。他表示,他们飞行圈都关注到此事。大家讨论认为,此次返航备降成功,确实非常不容易,堪称“世界级”。
他表示,在整个特情处置过程中,驾驶舱前风挡玻璃脱落,驾驶舱的气温是零下几十度,风流又大,当班机组穿短袖衬衫,由于风挡脱落时对客舱设备造成了损坏,很多设备显示不工作,机长还要正确操纵飞机紧急备降去成都,整个过程相当惊险、应对非常不易。
他表示,这么大的高空事帮,对飞行员的生理和心理都是严峻考验。应对成功,说明机长的心理素质非常过硬。“从无线电录音中听上去,(机长)比较淡定,处理过程镇定果断,飞机最后平安降落”。
“高空减压症有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,希望不会有后遗症。”这名人士表示。
成都商报记者 马天帅 陈柳行 编辑 魏孔明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 地图| 地图| 618信息网|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电话咨询

咨询电话:
00-00000000

回到顶部